服装展,面料展,辅料展,针织展,纱线展,流行趋势,深圳服装展,深圳面料展,深圳辅料展,深圳针织展,深圳纱线展,深圳服装贴牌展,服装展会,服装博览会,服装供应链博览会,深圳国际服装供应链博览会,FASHION SOURCE

中大纺织商圈的“三和大神”:拒绝流水线,快活打工人

浏览:56 / 发布:2022-08-12 10:59:15

首页 > 关于展会 > 国潮服装资讯

TAGS:

全国闻名的中大纺织商圈主体所在的康乐村和鹭江村,是广州海珠区著名的制衣村,连接着鹭江村和康乐村的鹭江西街,永远都是人潮涌动。
 
从今年1月开始,中大纺织商圈主体所在的康乐村和鹭江村更新改造正式进入实施阶段,伴随城中村旧改项目的开始落地,纺织厂招工愈发困难,因为这里出现了大量的广州三和大神。有人说,广州康乐村、鹭江村的临时工,是深圳三和大神的升级版。

 
鹭江西街主干道两旁是长达1000多米的“招工长廊”,神情疲惫的厂老板们坐在自带的小板凳上,举着用硬纸板、A4纸做成的招工牌,眼巴巴等工人停下脚步前来询问。即使招工难已经成为各地纺织厂的共识,谁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纺织服装厂的老板们要上街摆摊招人。
 
厂老板们纷纷抱怨工人太懒、被惯坏了、没有责任心,但康乐村和鹭江村的工人们早已厌倦日复一日的流水线,不知是否受到深圳三和大神的事迹影响,转而当起了做二休五的临时工。
 
为了找到有经验的熟练技工,厂老板不惜开出“月薪过万元、日薪700元”的条件,即便如此招工仍旧困难。工人们秉持“便宜的不做、复杂的不做、长期的不做”的原则,“干一天拿一天工资,钱花完了再找事情做”。
 
 
工资日结,做二休五
拒绝流水线,快活打工人
 
从珠江南畔的鹭江地铁站下车,沿着新港西路往西,步行15分钟即可抵达康乐村和鹭江村。同绝大多数的城中村一样,逼仄的空间,狭小的过道,夹杂各种味道的空气,不那么令人舒服的卫生环境,楼与楼之间只剩一条缝隙,错综复杂的电线悬挂在头顶。
 
忙时没日没夜赶工、闲时没工资发,这是很多中小型纺织厂不可避免的现状,这也成为很多工人不打算做固定工的原因之一。街道上临时工扎堆在一起聊天唠嗑,“自己拉活儿,帮做不完订单的工厂赶工”、“工资日结,做完一单就休息,时间自由,不用在厂里耗着,赚的也不比固定工少很多”。
 
 
100多平米的车间,最多能容纳20个人同时工作,在康乐村和鹭江村遍地都是这种中小规模的厂子,制衣厂老板不可能再专门招个人去招工,为了加急赶工,需要大量招临时工。临时工们心里都会有一杆秤,什么时候上街觅活,什么时候在家躺着,他们绝对不会放松要价。
 
谁都没有错,谁都不是赢家
 
从2010-2021,制衣厂、纺织厂的老板们都发现招工越来越难、越来越贵、时间成本越来越高。近10年来,珠三角甚至是沿海地区的制造业,总因为“用工荒”而掀起争抢工人的大戏。2020年,由于疫情原因,制造业的“用工荒”达到顶峰。
 
那么,制衣厂是否真的会有月薪一两万?大部分临时工都笑而不语,“所谓高薪是拼时间,早上9点上班到晚上12点,每天起码干够15个小时才能拿到一万多的工资。过了三十岁就扛不住了。”
 
一部分制衣厂老板将一切原因归结于工人们的懒惰,他们认为一件简单的衣服,出价8块钱都没人做,现在临时工都都不好招,长工更是想都不用想了。另一部分老板表示,在这里做老板并不比临时工快活多少,和工人一起通宵加班是家常便饭,从底层制衣工熬成一个小作坊当老板,却发现比打工时更焦虑了。
 
 
随着疫情的控制,很多工厂终于迎来了大量订单,但产业链上下游的所有商家都不傻,为了消化疫情带来的损失,大家都再拼命压价。部分制衣厂老板表示,“目前是旺季,10-12个工人每个月不眠不休地干28天,扣去房租、水电、工钱,一个月大概在3万元左右的利润,但是现在的康乐村和鹭江村,旺季时长不到5个月。”
 
渴望成为个手艺人
最终败给制衣流水线
 
中大纺织商圈的起源,可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末,当时“河南”卖毛线布料的小商贩自发迁到中山大学对面的空地,后来固定在25路公交车总站旁经营,扩大成布匹专业市场。
 
90年代初,全国前来采购的客商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由于地处名校中山大学校园对面,买卖的商品主要是布料,久而久之被称为中大布匹市场。继早期布料销售后,产业链也随之形成。
 
随着中大布市的规模不断膨胀,村里房屋供不应求,村民开始大规模加建楼房,由原来的三层半加建到五六层。产业链也从康乐鹭江向周边扩散。因为便宜的租金和“没人管”的状态,吸引了大量外来者。不到10年时间,康乐村发展出了制衣流水线——裁剪、缝制、熨烫、印花,没有这里做不出来的衣服。
 
中大布匹市场就像康乐村的“供血心脏”,商家前脚在布匹市场挑完面料,后脚就到康乐村的工厂下单。不到一天时间,衣服即可做完,然后发往全国各地。巅峰的时候,这里总共容纳着超过15万的外来务工人员。
 
十年前,康乐制衣村依靠货源多样、订单灵活,形成了强大竞争力,也正因为如此,十年后,康乐制衣村的设计和技术还在原地踏步,工厂们只会按照打好板的样衣进行加工。
 
整个制衣村迟迟未能形成“工整”的流水线,这种业态模式注定了制衣村的不可持续发展性,大批不稳定的订单,养出了大批临时工人。遇上一批不熟悉的工艺,工人们“被迫”重新进入临时工市场,找自己熟悉的活儿干。随着工厂越来越多,房租越来越高,利润越来越少,小作坊模式越来越缺乏生产力。
 

 
在“凤和鹭江村康乐村更新改造展示中心”展厅的未来蓝图里,高楼林立、道路规整、现代感十足,却怎么都看不见制衣村现在的影子。伴随着中大纺织商圈旧改项目的落地实施,显露疲态的康乐村制衣业,不知将会走向何方。
 
对于即将到来的改造,从业者们显得淡定,“改造和搬迁都说了好多年,都习惯了,相信这次是真的,都是房东的事情了,相信没那么快,如果要动,也会有地方去,我会跟老乡们一起商量。”
 

 

按照招标方案,合作方合生创展在2021年12月31日前完成实施方案审批、完成补偿安置方案表决并启动补偿安置协议签约;2023年底前安置房开工建设;2025年底前基本完成安置房建设。

 

傍晚,夕阳斜映在康乐村和鹭江村,村外的楼被落日的余晖拉出长长的影子,不远处的广州CBD珠江新城华光初上,耀眼的灯光并没有照进制衣村,制衣村里的人也不关心对面的景象,貌似只要你一头扎进巷子里,外面世界的繁华、潮流,仿佛都将会与你无关。
广州CBD珠江新城

声明:本文由FS深圳服装展发布,如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ashionsource.cn/showinfo-91-2049-0.html


下一篇:国潮服装大崛起,新国货运动势不可挡的背后逻辑

上一篇:库存是万恶之源!服装企业必须掌握的生存法则!

热门推荐:
  • 时尚新消费在未来趋势呈现 数字技术的助力
  • 北京时装周续写冬奥传奇 引领“运动+时尚”新
  • 直播电商助力家纺突围,南通锚定下一个产业风口
  • 8月纺织服装出口增速放缓
  • 中国童装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前景预测分析
  • 中国裘皮服装出口数据前半年统计分析
  • 高级时装如何回应后疫情时代的女性情感需求?
  • 8月纺织服装专业市场景气指数回升
  • 新疆棉禁令对全球棉纺织服装供应链的影响有多
  • 印度西部90%的纺织厂已停产 棉纺巨头净亏6.5